梅知春(复读长弧)

天涯亦有江南信。

通信集

真凄惨,最近没啥灵感。
脑细胞都献给我那俩变态病娇杀手了。


下午是阴森森的占卜课,红叶早就告诫过中原这一类课程完完全全是坑蒙拐骗,千万别交这个智商税。他倒是没忘,然而当时脑子一热照抄了Alice的课表,现在后悔已晚,只能硬着头皮迎难而上。
好在教授本人看着还算正常。他跟中原一样是亚裔,名叫国木田独步,此人约莫三十岁,正装三件套裹得严严实实一丝不苟(见鬼,如今正闹秋老虎),浑身上下也就只有方方正正的银边眼镜勉强算作装饰。不知道为什么,一把视线从教授身上移开,中原就总在潜意识里把他想象成方块状。
课程是算数占卜,跟一般的占卜课相比还是有些区别,比如占卜师们想要得到答案不仅仅要靠卖力的营造气氛与肢体动作,还需要严谨的计算和推导。国木田(一开始,中原以为他姓国木)教授弄了一捆柳条当教杆,往每个流露出走神迹象的学生头上挥舞。打人柳枝条虽折,然而暴力精神不死,硬生生被国木田给甩出了九尾鞭的气势。
中原头一回遇上这阵仗,慌得不行,赶紧的埋头画图,在每一个星位旁边仔仔细细地写上轨迹公式,然而,真等到计算的时候他几乎因此而死。其他人怎么能做到把数字填进公式,加减乘除。接着就出来毫无关联的另一个数字?
课堂上小练习的要求是根据自己的星位推算出最近一周的运程。这份作业天然地预防了作弊,因为你总不可能连星位都跟别人一样。更何况国木田老师目光如炬。中原拼命克制着偷瞄西弗勒斯桌面的欲望,但一双大蓝眼睛止不住地要往他那边溜。最终,西弗勒斯·斯内普(这一刻,中原认定他是一辈子的好友)叹了口气,把中原那张羊皮纸接了过来,悄声问:“你是哪一位的?”
“土象金牛,第三位。”
“什么?”
“土、象、金、牛,第、三、位。”
“什、么?”
“土——”
目光如炬的国木田教授啪地一声把教杆往太宰桌子上一敲。声音如此之近,令中原一激灵。
太宰委屈地望着他。
国木田有些尴尬,不过他清清嗓子,很快地整理好情绪,这一次敲对了,教杆落在中原光秃秃的桌面上(羊皮纸他已经给了西弗勒斯),势如惊雷,比偷森先生的子弹被他抓现行还恐怖。
“不及格。”
他说。
就在国木田转过身去的一瞬间,奋笔疾书的西弗勒斯得出结论,小小声地告诉中原:“没啥好事儿,还有团乌云阴魂不散。”
中原顿时垂头丧气。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