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知春(复读长弧)

天涯亦有江南信。

通信集

一九七一年深秋,远道而来的吼叫信

中原君:
听说你跟太宰君吵架了?
这可不太好啊。
这、可、不、太、好、啊。

森先生总是如此言简意赅。
中原受到了严重打击:他是在午餐桌上收到这封信的,截止到此时此刻,这一天实在是非常神奇。
中原惯于早起,清晨他在公共休息室里研究字典,大约一小时后,第二个来到休息室中的是卢修斯学长,这一天,他带给中原一只黄铜铃铛,要他承担一部分摇铃唤醒同学们的任务。两个人爬上高高的石阶分头行动,沿着寝室外的走廊,中原不停地晃动铃铛,这在斯莱特林学院已成为约定俗成的习惯。它开始于卢修斯学长每日清晨绝望地敲打娜西莎学姐寝室门——他不能进入女生寝室——的活动,卢修斯是争强好胜的人,因此绝对无法容忍自己或者女友上课迟到,给学院扣分。到了四年级他当上级长,“无法容忍”的范围扩大到了整个学院。姑且不论究竟是巧合还是内在的必然,斯莱特林学院中来自纯血家族的学生在数量上占据了绝对优势,这些家庭大都与卢修斯的马尔福家一样古老、富有,秉持着一份骄矜。他们像麻瓜世界里的贵族家庭一样,为成员的举止进退都制定了细致苛刻的规则。不过,说了这么多,中原觉得他仍然不能接受同学们把这个当作赖床不起的借口。如果所谓“尊贵”就是九点钟起床、凌晨一点睡觉的话,那显然纯血出身的大家都该去圣芒戈看看脑袋。
中原走过他自己的寝室。看样子西弗勒斯、拉巴斯坦仍然深陷梦中,于是他干脆走进房间,在两位舍友床边疯狂摇响铃铛。
然后一只松松软软的羽毛枕头向他发动了突袭。
中原不愧是被红叶教养长大,轻轻松松地躲过了偷袭,但仍然有些发愣:两位舍友都在他面前,那么枕头为什么会从身后来?
这件事不能深想,中原是绝对听不得恐怖故事的类型,他默念着自创魔咒:“这里是霍格沃茨”,有些僵硬地转过身去,就看见一只黑色头发的炸毛小猫,啊不,是黑色炸毛的太宰治趴在他床上,冲他用冰冷的眼神发出死亡威胁。
这种眼神卢修斯比较熟悉,每当他喊娜西莎起床时都会接受类似的冰冷洗礼。但是中原这会儿想不到要去请教学长,他耿直地觉得太宰打算单挑。自太宰的女装小游戏暴露开始,中原已经躲躲闪闪地避了他一个月,现在终于爆发了,他一边跳脚一边大喊找死吗太宰治?一边要把他从自己床上——
拖……是不可能拖下来的,刚刚夜游回来的太宰表示这辈子都不想从床上下来了。事实上他完全没有认识到哪里不对,虽然已经认出了这是中原的床,但是也没什么太大区别,他一直挺好养活,也不认床。所以太宰抬起头来认出了中原,就放心地一头栽到枕头上继续睡了。
西弗勒斯睡在中原左边,一睁眼就看见惊悚一幕:中原站在床边,向睡死了的一团黑色发出死亡凝视。一瞬间吓得他立刻清醒,大家同屋住了两个月,中原的暴脾气他早就摸清楚了,这种时候该是红色警报,一秒钟都不能耽搁,于是一脚踹醒拉巴斯坦,两个人趁中原还没发动攻势,从后面连拖带拽把他带走了。
轻轻将寝室门关好,太宰在一团绿色软垫中,抱紧了中原的青花鱼玩偶,睡得温馨又安详。
-tbc-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