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知春(复读长弧)

天涯亦有江南信。

通信集


一九七一年深秋,一张便条

中原:
到外面来。

中原中也“嘭”地一声用力把笨重的课本合上了。

幸好此时公共休息室里并没有别人。中原是习惯早睡早起的,在他把自己打理停当,下楼来收拾课本的现在,整个休息室仍然沉浸在睡梦里。斯莱特林的休息室在湖面以下,只有在太阳最为炙烈的正午才透得进一丝日光,所以白天黑夜在室内并没有分别,一律地点燃着枝形烛台上的墨绿色蜡烛,银质烛台与其上上跳动的暖黄色火焰一起将整个厅堂映照得分外辉煌。

现在就着蜡烛的火光,中原辨认出夹在变形课本里的羊皮纸便条正是Alice的字迹。

小男孩子的初恋特别珍贵,尤其中原还是个特别纯真(虽然他自己死不承认)、特别可爱的小男孩子,中原心里把青梅竹马的Alice当作一颗美丽的珍珠一样宝贝着,跟其它只能算普通珍贵的东西——比如森先生送给他的一把真家伙、红叶大姐的半根折断了的魔杖、妖精打造的玩具小车之类——远远隔开。

Alice漂漂亮亮,是红叶大姐的上司森先生的女儿。皮肤白皙而自然镀着一层淡雅柔和的珍珠光泽,眼睛湛蓝像水晶般的海浪,金黄长卷发随着她那颗玲玲珑珑的小脑袋晃动起来的时候仿佛溶化的黄金。美中不足的一点是她脾气太坏了,不过最近中原对此越发地不在意了,因为Alice天生对人爱搭不理,她怀里厚厚的大部头不仅扔中原,还一视同仁地砸中过她父亲森先生的脑门。她坏的地方并不是针对中原,但是她的好,作为好友的中原是可以霸占上一大份儿的。Alice千般万般不好,但胜在长得美。

中原中也站在那里陷入了对Alice的无限爱慕之情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如梦初醒地反应过来:

到外面来。

中原拔腿就往门外跑。

圣约翰草。他对门环上坐着的那只小妖精幽灵匆匆说道。幽灵点点头,为他打开了门。中原急匆匆闯出去,迎面撞上了——

一只猫。

中原赶紧把猫甩掉,第一,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扑吓着了;第二,这是费尔奇那只大肥猫;第三,他对猫毛过敏。——但很快猫又重新惨叫着向他飞来:这猫的尾巴给绑在了绳子上,绳子系在门框上,而门框……

十足是Alice的风格啊。中原只好任劳任怨地回去搬椅子,踩在上面取下了门框上垂着的一张纸,上面画一只箭头,指向走廊。

中原把倒挂着,如今又荡回来了的猫拨到一边,出发了。

往前……穿过长长一段走廊,中原来到侧门前,这一次固然没有猫,但也没有Alice的字条。中原翻遍了这个小厅里的一切,甚至把画像都挨个儿掀了一掀,有幅画儿里,全身甲胄的骑士正要与人决斗,却因中原这一阵晃荡儿而一头栽下了马背。他也没费心爬起来,就地大声咒骂中原。

在绝对称不上悦耳的背景音之下,

中原绝望地扯了一扯盔甲的手臂,这是上半身他唯一能够得到的部位,没想到整段钢铁手臂下一秒就在他怀里了。还没把嘴巴张大到与惊讶程度相符合的大小,一只猫头鹰从打开了的关节处扑棱棱飞出来。

“芥川?”

但那不是芥川。理智告诉中原芥川回家给他带和果子去了,这是芥川的妹妹小银。一只可爱的猫头鹰姑娘,雪白,全身毫无杂色。现在芥川银拍打着翅膀要他跟上。

——这就是中原中也为什么一大早疲于奔命地跑遍大半座城堡的原因。而现在,他又回来了。

他想打人。

严格意义上来讲,后湖并不是“原地”,但因为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位于其正下方,从室内就有通道前往湖区,所以中原如此生气。他坐在湖边岩石上,气呼呼地听着有人自以为隐蔽地摸上来,然后就在一双手贴上来的瞬间,把对方给一把掀进了湖里。

伴随着一个落水的巨大水花,太宰治的身边还泛起了无数细小涟漪——中原站在岸上朝他大扔特扔了一阵石头。

中原回去的时候寝室里已经空无一人,大家都吃早餐去了。但是他还得换下一阵疯跑而汗湿的衣服。正气鼓鼓地郁闷时,门被打开了。

是Alice。

Alice!!!

中原腾地站起来,他听见对方说,借我套衣服。
哈?

借我衣服。Alice重复一遍,我这一次来,只带了一两件男装,现在一身被湖水湿透了你得借我一套。

中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但Alice本来也不需要他的反应。她自己走到中原的柜子前,一边恶毒地嘲讽他的穿衣品味一边勉勉强强挑中几件。她把衣服扔到床上,开始脱自己的小裙子。

她不仅脱了小裙子,还扯下假发、摘掉美瞳,擦去淡淡的口脂,——拿起一件衬衫,他对中原笑了笑:

到外面去。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