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知春(复读长弧)

天涯亦有江南信。

通信集,第二封信

一九七一年秋季,第二封信 


红叶大姐: 


真不知道太宰这人到底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我是说,想揍他的人肯定不止我一个吧?虽然我们才认识三天(开学也只有三天啊,如果不算分院和宴会的那个晚上的话。),但光是我知道的,他就好像已经把学院里每一个能得罪的人都给得罪光了!

比如说他往卢修斯学长买来的花里洒了一整瓶喷嚏香水(这种特别贵!),害得学长和娜西莎学姐打了一整天喷嚏,到晚上药效消失的时候两个人的鼻尖都红彤彤的。昨天,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趁大家没注意偷偷修改了密语,然后晚回来的拉巴斯坦(他好像是个莱斯特兰奇?)就进不来了,大家真是绞尽脑汁帮他开门,差不多变成了一场名词列举会。后来,是西弗猜出来密语是:圣约翰草。就是他跟太宰白天争论的时候,太宰所说的一种草药。说起这个啊,大姐,我发现太宰他跟西弗呆在一起的每时每刻几乎都在争论啊,吵架啊,我真的不知道他们究竟为什么这么奇怪,到底是喜欢还是讨厌对方啊? 

他也找了贝拉特里克斯学姐的麻烦,但她对他根本不屑一顾,挥挥手就让罗道夫斯学长把他拎走了。当时太宰的表情!!! 


我是迟早要把太宰揍一顿的,大姐我给你说。他居然偷看我给你写的信!!!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拿到的,反正肯定很可恶。太宰他拿到信以后,不仅看了,而且居然还给我用红墨水改掉了拼写错误。我告诉他中原中也的字就是这么拼的,并且追着他打,这让我心情好了一点,但不足以改变他是个欠揍的混蛋这个事实! 


他现在每天都要问我一遍,是不是学会那些拼写了。西弗听到这话就露出一种特别好奇的神情,虽然他忍住了没有问。这全是太宰的错! 


好吧,西弗其实也不算主要原因,最重要的是太宰他居然还是个大嘴巴,现在连Alice都知道我把“分院”、“帽子”、“舞会”这些字拼错了,她平常看那么多书,现在肯定讨厌我了,因为我在三天以前,还连两个字的拼写都不会。 


总之这个太宰治,我总有一天要杀他灭口。 


前面说太宰把学院里的人都得罪光了,所以现在他开始朝别的学院的人下手了。上飞行课时,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剪刀,悄悄跟在格兰芬多的某个人后边,拿剪刀去剪人家的扫帚。居然真的能剪下来!肯定有高年级的学生帮他的忙,在剪子上加了咒语。这个同伙啊,没准跟太宰他本人一样丧心病狂。我得赶紧把他找出来,然后揍他一顿,再然后就赶紧跑。 


哦,那个格兰芬多没有惨叫着摔下去。相反,他还提出要跟太宰比赛来着。太宰好像很感动,可能是为了公平吧,反正他就一剪子把自己的扫帚也剪得不像样。 


然后他就摔下去了。原来,那个格兰芬多从小玩魁地奇,技术高超的很啦(我这一次是真心实意地在夸奖一个格兰芬多)……再说没见过对自己也这么下得去手的人,太宰给自己的那一剪子,差不多把整个扫帚尾都给剪掉了。 


后来两个人在地面上赛跑决胜负。也不知道是谁赢了,我希望那个格兰芬多不要像太宰一样蠢,为了公平把自己也摔一次。——我那时候忙着看安多米达姐姐呢。她给我们讲金色飞贼的故事来着。 


西弗说金色飞贼是泡在金黄色的福灵剂里造出来的,所以抓住它就代表胜利。 


这么说来,最开始做出金色飞贼的那个人好有钱啊! 


好消息:上神奇生物保护课的时候,我糊了太宰一脸的鼻涕虫。要是他不小心吃下去了那么几根就最好了。我觉得他应该是吃了,因为那之后他立刻跑到水槽边大吐一通。 


他走回来的时候,我准备着跟他打架,但是,他非常平静。这几天也一直没有来招惹我。说实话我有一点点担心……不过,我不怕他! 


反正,谁揍谁,这不是清清楚楚的吗?

寄一些和果子来给我好不好,大姐?我特别想吃,这里天天就是面包和胡萝卜和南瓜。芥川应该长大到足以带这种包裹了。

中也,在卧室里大床上的被子里。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