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知春(复读长弧)

天涯亦有江南信。

通信集

献给@dia沉迷小野狗中。

错别字预警。因为这封信是出自十一岁Chuuya之手,我觉得有一些别字和病句更合适。

HP背景,CP双黑,有互攻……?我不确定,这并不是一个攻受严明的故事。

好的,下面开始。

一九七一年秋季,第一封信

红叶大姐:

      呃……对不起,我应该昨天晚上就给你写信的,但我们分完原以后又开晚宴,而且还跳了误(这回事儿我等一下再跟你说),回到公共体息室之后又坐在地毯上聊了好久的天。虽然我不觉得累,但还是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不过,一大早我就起来给你写信了!我要告诉你分原和误会的事情:分院的时候我就按你教我的法子,一个劲儿地在心里念叨:我要去斯莱特林我要去斯莱特林我要去斯莱特林,分原猫劝我去格兰芬多来着,但我才不听他的呢!森先生从前不是总是说“我们中也正是格兰芬多的苗子呀~”吗?我偏不叫他说中。要是去了格兰芬多,不就不能跟Alice在一起了吗?

      说到Alice,你能想象吗,大姐?我跟Alice一起跳了误!她真可爱,虽然好几次踩我的脚,但是一点也不疼。我俩跳了两次,本来还要跳第三次的,但是,都怪我不小心踩了她一下(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她就跑掉了。

      我本来想追过去的,但Alice不喜欢这样,从前我们两个玩的时候她也经常半路上跑开,我都习惯了。看她跑得那么快,也不像是被踩疼了的样子。所以接下来,我跟其他同学大闹一场,拿着苹果派互相扔来扔去,也有扔柠檬糖球的,不过马上被邓布利多教授制止了。麦格教授给盔甲施了一大堆咒语,好让他们给我们伴奏,有一个甚至把自己的头盔摘下来用宝剑咣咣地敲,好像那是一面鼓哈哈哈。一个幽灵很兴奋地用一根巧克力棒指挥着他们。Alice说这让音乐听着像送脏歌,但我觉得很好啊。

      我们一直玩到那个很丑的守夜人忍无可忍地闯进来,他让我们(其实主要是让教授们)听一听现在钟都打到第几下了。邓布利多教授于是当场让大家回体息室去。哼我一点也不喜欢守夜人。(和他的肥猫!)

      唉,那之后我们只好放下手里的苹果派回去睡觉了。带队的是卢修斯学长和安多米达姐姐。我觉得卢修斯学长很辛苦,因为他不仅要照顾我们,还得一直抱着娜西莎学姐(她醉啦!),学姐睡在她怀里,但我不确定她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因为她一只手还紧紧扯着卢修斯学长的辫子,要是睡着了,应该不会这样吧?

      ……我不知道。但是,虽然这样说不太好,但我觉得学长他好笨。他干嘛不直接把辫子抽出来呀?这个样子他只能仰着脸讲话。我们根本看不见他的脸。他也看不见我们的。(学长他太高了!)

【字迹开始潦草】

      在走廊里快拐弯的地方,有一个叫太宰的把我们都吓了一跳:他突然往人群里扔了一大堆焰火浆果,烟花在走廊的地板、柱子、彩色玻璃窗和屋顶什么的之间炸开,特别好看,但动静太大了,差一点把娜西莎学姐吵醒。最后安多米达姐姐大笑一通之后熄灭了烟火,卢修斯学长看见太宰还要拿出一个新的,就逼他把它吃下去。虽然这种浆果吃下去也没坏处,但毕竟特别难吃。我很紧张地看着太宰。没想到她笑嘻嘻地一口咬下去,原来那是一个真的浆果。

      我们都哈哈大笑,卢修斯学长也笑了。

【字迹更加潦草】

      回到公共体息室以后,我们都换下睡衣,在大厅的地毯上围成一圈儿坐着聊天。我很喜欢一个叫西……西什么来着?你等一下我去问问他。

      ——哦,他叫西弗勒斯·斯内普。缩写是SS,就像两条小蛇,也许他就是命中注定要进斯莱特林吧。

      西弗(他名字实在太长)懂得很多没药的事情。昨晚他跟太宰争辩一种药草的功用,我在旁边听着,本来是坐在大椅子上,可不知不觉就往下滑。半夜我醒过来一次,发现自己枕着椅子的印花布扶手;然后,今天早上却又是跟其他人一样在地毯上醒过来的。我们几乎全睡在地毯上。我醒得早,那时大厅里全是呼吸声,还有太宰翻书的声音。他坐在我昨晚上坐过的大椅子上。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他真讨厌!

【字迹已经无法辨认】

       我得赶快去大厅了,再见大姐,给我回信!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