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知春(复读长弧)

天涯亦有江南信。

斜阳·05


5.

“不守时的懒人们”谨慎地停在他们前方十米远,滴滴地摁了两下喇叭,在密闭的地下空间里格外响亮,如一记暮鼓。森从副驾驶位置探出头来,中原本能地排斥这种笑容,森要拿他那老大哥的尊贵双手杀人前,总是这么一脸灿烂笑容。“哎呀抱歉抱歉,今天交通堵塞相当严重啊——好久不见太宰君,这一阵子辛苦了,一起喝酒去?”

“首领——更——辛苦——”太宰百无聊赖地客套着,老实说这是中原头一次听太宰说客套话,吃了一惊。“可是我跟蛞蝓刚结束一顿大餐,饱得很啦。所以酒就算了。”

“听起来很是美味。”

“一点也不!都没有蟹肉!”太宰抗议,“而且最近我好想吃鹌鹑,蛞蝓明明说过要给我抓一只的——唉,果然啊单细胞生物就是信不过。”(“——蛞蝓才不是单细胞生物!”)中原想。

“这个时间,鸟儿们都回巢了。什么倒霉家伙被你这样无理取闹都是会很为难的哦太宰君。”

“不会不会,要抓您身边这一只,可不用费什么功夫。”

中原掐准了时间把异能放出来,太宰腔调懒洋洋,话尾轻飘飘地扫过去、落下来。与此同时,汽车猛烈地震动了一下,车门不安分地抖动起来,地砖则寸寸碎裂,瓷砖的碎片则漂浮起来向车轮发起了进攻。

“现在年轻人都这么暴躁吗?”森鸥外随口道,根本无视掉中原重力操纵下慢慢包抄过去的各种杂物,打开车门走了出来。——驾驶座上的人紧随其后,中原看清了是一位绿头发青年,戴副笨重眼镜,跟档案上确实相同——然后略一眨眼,做出一副夸张的吃惊模样,“咦,我当是谁又吃不住软磨硬泡跟太宰君玩起殉情游戏来了,原来是你呀,中也君。”

“对了,”太宰站起来,也不管中原还在一旁心情复杂,自顾自地胡说八道起来,“还没有给你们两个介绍呢,介绍……”他说着还真蹦哒到两人之间,摆出一副介绍人的架势,“这个,是森鸥外先生,我们英明神武的头儿。”他对中原说。

中原在心底为他这通废话觉得丢脸,只好唔唔迎和,配合他演戏。这一方面的功力,中原承认是永远赶不上太宰了。

下一句他就说到中原头上去了,太宰告诉森,“这一位是蛞蝓,我的搭、档。”

森嘉许地点点头,笑容迷人极了,他这副面具可比太宰的厚多了。“去壳蜗牛的确是青花鱼的好搭档,特别是再淋上一些黑椒汁。”

忍……中原对自己说,忍着,中原中也。

地板砖破损的程度又大了些。

“然后,隆重为你介绍鹌鹑先生——”

太宰躬身摆出了与“隆重介绍”相配合的优雅姿势,但一时间四个人之间安安静静,未免显得尴尬。直到绿头发青年哭笑不得地指了指自己,“鹌鹑是指我吗?”

太宰看起来对他的理解力有些不满。

“可是,太宰先生,我的代号是‘鱼鹰’——”

“鹌鹑。”太宰斩钉截铁地说道。“好,既然大家已经互相认识了。那么现在,请开始交易。”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