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知春(复读长弧)

天涯亦有江南信。

斜阳·04

4.

他们消遣般地从便当盒里挑挑拣拣,一粒一粒地啮食鱼籽,几乎将进食当作了消磨时间的把戏。突然间身边“啪”了一声,令暗地里绷紧了神经的中原一惊,他扭头看见太宰优哉游哉地启开一罐饮料,还笑嘻嘻地把罐子递到中原面前。

“要来一口吗,小矮人?”

是中原的神经首先条件反射地觉察到危险,其次才是各项感官:太宰的笑里藏着狡黠,伸手过来的动作有些急切,超出了平日的幅度,最后,鼻腔里蹿进一股子浓重的机油味儿。

“连二百迈都上不了的废车才喝这个。”他评价。

“我嘛,”太宰还是笑眯眯地收回手,“我连两迈也跑不到。”

“那就当做无上美味把它喝干净吧你这青花鱼!”

中原随口一怼,太宰真的把罐子凑到唇边啜饮,他的唇线上一层薄红因此拉伸、张开又合拢,喉结滚动,切切实实的吞咽动作。中原看得眼睛都有些发直。不过,他从前也见过太宰极富创造性地灌下过各种东西:洗洁精、死藤水、纯度极高的冰【河蟹】毒溶液,还有润滑油(来自于他们十八岁时暴风雨中停电的公寓,干柴烈火的夜晚。也许这不是个严谨的说法,那时候太宰从头到脚都在滴水)……欣赏太宰独家荒诞默剧,头一条就是保持沉默,所以中原只当作全没看见。

但是太宰自己先不安分起来,“为什么不说话了呢,蛞蝓?”

中原没过脑子就跟他一起说出了下半句:“你在害怕吗?”

然后熟练地敲了对方一记。

“没有。”

中原望着太宰的好容色,黑夜多么适合他,“我只是在想,待会儿见了首领,该怎么称呼。”

“啊,不用担心,到时候我自然会给你们二位互相引荐的啦……”

夜风吹进破碎的窗口,在钢筋水泥间绕来绕去,鼓着腮帮子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呜哭声。中原又说,“……首领不会是那个意思。”

“对不起啊,蛞蝓,我忘了你只有一根脑神经,是关于进食的。”

“你活着不好吗?”

面对中原压低嗓音的恐怖威胁,太宰付之一笑,说,“来了。”

那辆车来了,在无边暗夜里前前后后闪烁着刺眼的灯光,并且驶向他们。

太宰冲他们挥手。

“喂——不守时的懒人们,我等得不耐烦了哦——”

P.s.:森先生、安吾和织田即将登场;
虽然章一表明了清水但忍不住想开车呢。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