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知春(复读长弧)

天涯亦有江南信。

斜阳·03

3.

中原中也用牙齿咬住指尖,继而扯下手套。灯光黯淡,鲜血被映成极晦暗的色调,让这只手套看起来像是刚从酱油瓶里捞出来,血珠划过黑色皮革表面,从指尖滴落下来。中原把它随意抛下,刚好落在某倒霉鬼凝固着惊骇神色的脸上。

太宰那边也差不多完结了。原本他就不适合直接上场打打杀杀,所以中也干脆大包大揽地扫荡了整片场地,方便太宰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一把钥匙。

看来他如愿以偿了,太宰从角落里站起身来,晃晃悠悠地走到中也身边。他今天看起来不能再好,衣着得体裁剪精良,脸上是眩目的微笑,一种让他即使套着破麻袋,睡在垃圾箱里都能看起来像个尊贵的国王的笑容。

他一根手指哗啦哗啦地转着钥匙圈儿,抬手瞄了一眼腕表,然后告诉中原:“我的主菜三个小时之后抵达。”

跟自己估计中差不多。中原点点头,接下来专注于操纵着尸体们一个个在墙根底下摞好,太宰在旁边好整以暇地看着,而且也不再孩子气地玩钥匙了。有那么一段时间中原太过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忘记了太宰的存在。等他再次得到提醒的时候,太宰的声音已经在很远的地方了。

“蛞蝓,你想听个故事吗?”

“不想。”

中原斩钉截铁地回答。

“别这么无情呀,我花了一小时编好的……”太宰的抗议隔了一会儿才传过来。

然后他自顾自地讲起来。

“很久很久以前……”

“不要用那种妈妈桑的语气啦!”

“好,没有问题——那么就在不久以前好了,不久以前有一个老头子,是个穷光蛋兼烂好人,喜欢往家里捡回各种破烂。还有一个老婆婆,也是个穷光蛋,比老头子还要穷,因为就连她自己也是属于别人的,就是这个老头子,她是老头子的妻子。有一天,老头捡回来个活的,是一只麻雀,他很开心地养活这只麻雀,但是呢,老婆婆不喜欢麻雀,所以在某一天老头出门的时候,老婆婆就一把把麻雀捉过来扯掉了它那条叽叽喳喳的舌头……啊!”

然后是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太宰朝中原跑过来,兴高采烈地向他展示一只便当盒——八成是从这栋建筑的守备军的遗物中找到的,并且提议吃掉它。

“我不想吃死人的东西。”

中原一开始这么说。但当太宰听了以后只是敷衍地点点头就在中原脚边坐下,开始享用便当时,他也学着太宰的样子坐下来,并把他往一边挤。中原挑剔地审视了盒子一会儿,用指尖拎出一片生鱼片吃,随后用牙齿接受了太宰叉过来的一只章鱼烧。

窗外暮色沉沉,这座城市正处在深沉的酣眠之中。而中原中也杀了整个Mimic地下基地的人,然后跟自己的搭档坐来尸山血海里吃最晚不超过一个小时前被他结果了的某人的便当。怎么想都太滑稽了一点。

但是,中原并不愿意承认他此刻感受到的这一丝荒谬感,这看起来像是太宰的专利。他只是示意太宰还要一个章鱼——太宰堵了他满嘴鱼籽。两个人不声不响地吃着,眼看着太宰戳戳一小株西兰花,中也突然问道:

“那只麻雀后来怎样了?没有了舌头——”

“死了呗,还能怎样。”

太宰漫不经心地回答。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