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知春(复读长弧)

天涯亦有江南信。

斜阳·02

2.

中原中也那股子投身极道事业的年少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到了二十二岁,他已经全然地转移了注意力。

这个时候道上混的基本都知道中原大爷人狠话也多,不管是去干什么,反正虽说要帐啊砍人啊“谈”生意啊黑手党的业务既多且杂,但处理流程倒比较一致:中原到,中原往那站一站,中原说出他的目的,中原达到他的目的,中原走。完了。

没劲透了,还不如去找太宰喝酒。中原中也此刻往外走,身后还跟着芥川樋口,正是此意。他们三个人的阵势可了不得,芥川也注意到了,往往半道儿就回头给樋口说“你回去”,他自己呢,则仍然乖乖地跟在中原身后两米,这距离不多不少,中原有一回跟太宰对骂,互相说对方眼里长了癞痢,按这个路数递推,芥川眼里肯定有把米尺。

中原去酒馆找太宰,一般情况下他找不着,这时候干部大人就暗松一口气,坐下来要一杯龙舌兰,不喝,光是把它放在面前闻着酒精味儿,这是他跟酒精唯一安全的接触方式,而不在于喝多喝少。

干部大人占着酒吧里的黄金位置却不喝酒,老板也没有因此把他扫地出门,第一当然是因为他是干部大人,第二因为他好歹付过帐,第三呢则是因为他总会喝的。那就是太宰来的时候。

众所周知这位神出鬼没的前干部大人总在黄昏时分踏入酒馆,但黄昏也是不短的一段时间,在这个时间段里中原比执行任务时紧张多了,他得眼尖,看准太宰从门或者哪扇窗里钻进来;还得手快,飞速把酒倒进喉咙里,作出一副豪饮的假象。实话说这么干十足无聊,跟太宰本人一样白痴,但中原也不知道是怎么着,想着自己哪里不如太宰且被他发现了,实在丢人。

太宰跟夕照一同到来,有时候穿得花里胡哨,领带松松垮垮;有时候还披着变装用的一层皮,迄今为止他已经当过垃圾工人、倒霉短工、学生、暴走族……之类之类。如果他西装革履道貌岸然,那就算活见鬼,有人要倒大霉。太宰很多时候是挂了彩,但他毫不介意,依然兴高采烈嬉皮笑脸。

通常他进来而酒馆里的人都竭力装作没看见他;他说话的时候——第一句通常是“芥川,你回去”,旁人也都假装没有听见。这种时候人人都是彼得潘,一切假想都能成真。

当然,他们也听不懂。

太宰第二句话是叫十杯朗姆,接着开始嘲讽中原,假如不使用暴力制止基本上就没有完。

今天花了更长时间,他总算肯说正经事了,“鹌鹑很好吃,肉和蛋都是。”太宰对中原笑了笑,笑得非常好看,并且一连灌下两杯,“但把鹌鹑养大可不容易,你得同样拿肉去喂它。喂,蛞蝓,明天早上我就要吃鹌鹑。”

中原说行行行,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在桌子底下给太宰打手势:1、1、5、9。

然后他抬起头来说:“可是我家烤箱坏了。”

“这有什么关系?”太宰反问,给了他一个狡黠的微笑,“我会生火。”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