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知春(复读长弧)

天涯亦有江南信。

【存梗】民国浪漫

张爱玲与胡兰成文风(!)拟人。
大致是潦倒画家爱上了卖笑歌女,想要送她一束花然而身无分文。
于是画家用尽了最后的画材给歌女折了一束纸玫瑰,用颜料上色栩栩如生。
——“你的花儿,现在依然很鲜艳呢。”

后来两个人相爱了。
画家一直盼望着大洋彼岸的信。那是他写给敬仰的大艺术家的。后来信果真来了,邀请他去做助手。
那会儿战乱时节,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一切都十分难求。歌女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才买到一张船票,把画家送上了船。
那以后她就守着画家留下的几页残稿,念想着一艘前来迎接她的船。
歌女等啊等啊,等到年老色衰,堕落不堪。一天在陪酒时候听几位军官客人说当年有人为了逃命,竟然做出把船上的乘客杀掉再冒充他身份占据一张船票……这样的事情。

向往大海的画家,最终永远沉溺在了海里。

——我又一次喝得快到烂醉的临界,一个人甩着小包晃晃悠悠地回家。月色很好,照亮了青石板小道上的坑坑洼洼,浅水滩颜色亮白。我走到半路,岔开去路旁的矮树丛里吐了一会儿,回来时清醒了些,继续若无其事地走。
我边走边想起多少年以前有那么一天,月色好得不得了,光芒照耀着我们俩,他替我抱着艳红的花束,我在前面一忽儿走,一忽儿回过头来,叫他民国浪漫。

评论(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