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知春(复读长弧)

天涯亦有江南信。

安眠与酒·02

迟来的更新。
以下正文。

“在做什么美梦啊,午睡女?”
嘴上说着和善的话语,面露温柔微笑。后颈上的一手刀确实毫不含糊。
“睡觉。”
“不行啊,还有那么多工作……”
“是说,梦见睡觉。”
“这样啊,你还真是没救了。身为上司的我真是头痛啊……”
西昂·阿斯塔尔叹口气,回到自己桌前。
“是这样没错所以请果断地放弃我……”
“在做什么美梦啊,午睡女?”
微笑着把方才的话重复一遍。
我挣扎着坐了起来,悲伤地提笔,在面前的文件上用红墨水狠狠划了一个“X”。“为什么我会有你这种上司啊……”
“为什么我会有你这种下属啊?”他反问回来。
完全说不过他。我泄气地长叹一声,开始收拾桌上散乱的文件。——千篇一律,同样的格式、同样的语气、同样的纸张,甚至连字数也有规范。高度的模式化正是加斯塔克管理军队的准则。这样看来,还有午觉可睡的我还算幸运。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也正说明了我们的不堪大用吧?
不过,西昂大概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一如既往地,我的上司一丝不苟地对待每一份文件。即使这根本没有意义。像我们这样的军情部每个军区都有一间,(只不过其他地方没有我们这么庞大到恐怖的工作量就是了)职能就是搜集下属意见并整合起来向上报告。这么民主的东西,听起来不可能在加斯塔克出现,但事实上,它就是由加斯塔克王雷法尔·埃迪亚特设的。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其实十份文件中有四份控诉暴雨、三份痛骂上司、两份抱怨军靴不合脚,还有一份结婚申请。每周固定的总结报告也净是些“XX中尉贪污军饷”、“X日运来的一批土豆因连天大雨已发芽”之类没咸没淡的无聊事,我一点也不相信这种报告有谁会看。
正因为自己提不起劲来,所以觉得能干劲十足地投入这种工作的我的上司真是相当厉害。如果是结婚申请,他会端端正正地批上:批准——祝你们幸福。之类的。就跟他自己要结婚了似的。
我扭头去看西昂,这家伙不仅长着一张青年才俊脸,而且一直没日没夜地努力工作,这样子居然几年里一直没有晋升,使我严重怀疑他是不是曾把某位高层得罪得不轻。貌似这种总是温柔地微笑着的人不太可能得罪人,但对他就不好果断定论,没准是一不小心在人前暴露了恶魔般的一面?
“莱娜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呢?”
“因为我想嫁给你,白痴。”我没好气地回答,“你已经熬了两天了吧?给我睡觉去。”
“不行啊,这阵子因为粮草供给出了问题,抱怨层出不穷啊。”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第一军区所有士兵都写呈文来的话,你还真要一个个回复吗?”
“总不能放任不管吧?我想起码应该汇总一下看哪个军区情况最严重吧?”
“诶,”我有点发怔,“还可以这样?”
“看这边,莱娜。”
他把桌上的地图朝我转过来。可以看到图上作满了标记。“我把每一位报告者的驻扎地都勾出来,这样就一目了然了。”
变、变态……
“厉害吧?快崇拜我,然后说'哦哦阿斯塔尔大人好厉害我要一辈子追随他为他做牛做马!'”
“谁要说那种话啊?还有你那些报告,有谁会看啊混蛋!”
我们——我们只是不起眼的小人物啊,有谁会在意我们说什么、做什么?摆出一副世界的未来就攥在我手里的样子……那算什么?
“你究竟明不明白?我们很快……”
我很轻地问道。不在他可以听清的频率之内。因为不知道这句话是在问他,还是我自己。
“在嘀咕什么?碎碎念多了可是会变成老太婆的哦——咦,怎么突然奋笔疾书起来了?”
“'我的上司这么能干,上级应该给他最重要的工作,在这里太屈就了啊。'”我大声念着笔下起草的报告。
“啊啊过奖了。”他立刻接下话茬,“你只是想把我支走好清闲地睡觉吧?还有,你的报告格式不对哟~”
于是他也开始扯过一张白纸刷刷写道:“斯伊上将阁下敬启:属下一级准尉,特别军情部部长西昂·阿斯塔尔,下属一位少尉莱娜·琉特小姐富有激情,愿意把一生献给挖掘战壕的事业,由我代为申请,请上将阁下批准。西昂·阿斯塔尔于九一年十月十二日。——怎么样?学习一下正确格式吧。”
“我可以理解为你对于战壕事业的激情终于掩藏不住了吗?通过这种方式来发泄真是可怜啊——”
“不要这样说嘛,莱娜,战壕可是很重要的。”
“这么重要的活计当然要留给准尉大人。”
“啊啊,当然。反正这种日子也不会远了。”
他竟然爽快地承认了。
“哼。”
我把头埋回文件堆里。谈话就此打住。西昂可能又看了我一会儿,但最终把视线重新移到文件上。我暗自松了口气,在文件山的阻隔下,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张开左手。
在手掌中央——什么也没有。单纯的肉眼是看不出什么的。但我知道,那里用罗兰德的魔法墨水画了一张图,而图本身又是一种密码。我的复写眼可以轻而易举地解析它。现在,不用开启复写眼我也知道,那句密语——大概战争结束之前最后一道命令,是——
逮捕西昂·阿斯塔尔。
“喂,莱娜。”
他突然唤我一声。我警觉地攥拳。
“其实我明白哦,”然后露出那招牌的温和笑容。
“我们战败了,这件事。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