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知春(复读长弧)

天涯亦有江南信。

安眠与酒

Foreword:1.私设如山。
2.大批量角色死亡。
3.莱纳性转预警。
4.我只是声明一下,传勇坑还是有人的。
5.寄宿生,更新最短间隔半个月。
好了以下正文:
1.
回到罗兰德。
这种事对我来说,真的好像做梦一样。
但这确确实实地,是真的。我所熟悉的街道,阔别已久的小小团子店、上学期间寄宿的旅馆,还有在思乡的梦里无数次作为背景的行道树,在我离开的日子里迅速地长高了。
我的家。
“呦莱娜!上哪儿去啊?”
这是搭档佐拉。他从很远的地方就开始高声打招呼。
等到距离近了,我倦怠地回答:“睡觉啊睡觉。困死了。”
“所以说叫你和我一块儿把仪式翘掉的啊。”
“授勋仪式诶,这时候无故缺席会有大麻烦吧?”我打了个呵欠。“那个谁——克拉乌·柯洛姆。那人不是被放在轮床上推着到场了吗?真不给医生面子啊,伤成那样还能到处乱跑吗?”
“哦,原来莱娜是把自己和战争英雄放在同等地位上看待的吗?”佐拉的招牌讽刺,且是无差别攻击。
“倒也不是……”
“好啦,不说这个,睡起来后莱娜要跟我去玩吗?”
“拒绝。”
“理由!既然如此给我一个有点说服力的理由!”
“睡醒后,要去吃团子。”然后低声嘟哝,“再说,你这家伙会觉得'好玩'的会是些什么地方啊……”
“瞎扯!你自己说过讨厌团子的吧?”
“不,现在我改主意了。而且,”我笑了笑说,“答应过菲莉丝的哦——替她完成团子巡礼什么的……”
佐拉就此沉默了。
“Sa,我走了。”一边伸着懒腰,“困死了困死了啊——”
一边这样说着,在落叶纷飞的街道上走远。

真怀念啊,这个房间。
明明今天客人爆满的——大批从全国各地赶来参加共和国成立祭典的人们连这间不仔细看就注意不到的荒僻旅店也挤得满满当当,街道上就更是水泄不通。这种情况下,意外地还能订到房间……不,也不算订吧。
“已经几年了哦,为了维持莱娜酱常住的这间房而缴纳的款项。”老板娘是这样说的,几年不见她似乎老了不少。“每年都会因此收到一张数额惊人的支票呢。”
这件事我从前就隐隐知道一些。
但是,嘛,不管了。
“PiaJi”地栽到在床上,抱紧枕头。“总之先睡个三天。”
这样决定了以后,就从衣袋里掏出药瓶来倒了两粒。啊、不,果然还是三粒吧……
翻过身把药塞进嘴里,这种军方特供安眠药的味道和效力都十分友好,并不苦涩。很快药效发作,就像漆黑但温暖的潮水,一波接一波地涌上心头。带来黑暗。带来安宁。带来温柔的慰藉。带来无休无止的回忆和梦……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