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知春(复读长弧)

天涯亦有江南信。

圣诞快乐·03

某个瞬间他的面孔在漫天星光下暴露无疑。——一张苍白的、提前衰老的脸,有着霜染的鬓发和深刻的皱纹。隐隐看得出当年“掠夺者”里俊美少年的影子。很长时间里Lupin都不愿照镜子。《狼人驱逐令》和阿兹卡班夺走了他和西里斯的青春,唯有Jaime,他永在Moodie那张站满死人的照片里微笑。
看到璀璨的星子时他有仍然身处格兰芬多塔楼的恍惚,过去的天文课Siruis总是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蹭过来,然后一把扯过他的天文课作业。
“但是,Siruis,你总该认得这个呀。”
“不。我为什么非得要认得这该死的什么——”
“小天狼星。”
“对。反正在我眼里星星就只是星星而已。”
“可你的名字,Siruis,就是天狼星的意思啊。”
“管它呢。”Siruis奋笔疾书。
那晚月色真好。每一个天文课上都是如此。Jaime弄乱他的头发,只要Lily Evans在旁边他就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Lily高傲地拒绝他的殷勤;Siruis抄写图纸。而他,Remus Lupin,紧握魔杖,把意识拉出了回忆。
没有天文塔。没有月光。没有Jaime和Lily。
没有Siruis。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