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知春(复读长弧)

天涯亦有江南信。

圣诞快乐·04

一簇红光疾掠而过,没入Lupin的身体,连飘飞的围巾和斗篷后摆烧掉了一大截。他踉跄着又飞了几米,接着一头栽下扫帚,在石子路上滚了几圈后撞上了什么东西。他停了下来,地面上粗糙的砂粒和石子擦伤了脸颊和双手。
Lupin沉重地喘息着,胡乱摸索到了一样什么,也许是一棵树、一根电线杆,他撑着它站起来。管它是什么,就算是一支巨大的魔杖Lupin也不在乎了。他觉得自己大概正随着烧灼热烈、敲骨吸髓的痛楚滋滋地冒出白烟,就像一块烤焦的牛排。
他开始跑。来不及从一片漆黑中找到摔飞了的扫帚,只得跌跌撞撞地向前狂奔。每一次迈步,他都感到自己正在融化、在蒸发、在深沉的黑暗中被看不见的恐怖吞噬。
Lupin闯进了一条逼仄的小巷,他把一只手贴在冰冷的墙壁上,真实的触感给他带来些许安慰,不由得停了下来,平复一下嘶哑的喘息。而一但停下来,就再也没有办法再次调动疲怠的四肢了。他缓慢地、艰难地向前走,最后一脚滑倒在一小片脆弱的薄冰上。
冰层随即四分五裂。
Lupin感到冷,坚冰一般的寒冷不费吹灰之力就穿透了他那被扯得破破烂烂的旧斗篷。他感到孤寂。感到绝望。感到似乎连心也被冻成一块石头。
然后,被穿透。
想一些美好的事情。他命令自己。他的手在发抖,但总算还握得住魔杖。
美好的事情……
在Siruis之前和之后,它们并不真的存在,对吗?
Siruis。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