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知春(复读长弧)

天涯亦有江南信。

圣诞快乐·02

       寒风凛冽。
       风把每一分凉意灌进Lupin的衣领。斗篷拖在身后如同一面平铺的旗帜。气流相撞的声音在他狼人的听力范围内清晰可闻,但除此之外,这是个安静的夜晚,找不到什么理由把沉浸在圣诞欢乐中的人们拎出家门。
        除非。
        Lupin以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反握魔杖,这是一块云层稀薄的地界。往下,地面上屹立着一座大理石雕像。他想象着粉碎咒呼啸而过,雕像四分五裂,而人们尖叫着冲出家门的场景。好主意,Jaime和Siruis都会喜欢的。
        深吸一口气。静默中魔杖尖上骤然爆出一星红光,统统石化、四分五裂:从Molly那儿学来的招数。接着,几乎是漫不经心地一挥,一个刚刚钻出云层的食死徒哀嚎着变成了一只茶杯急速退出视线,上一个身体破碎的嚓嚓声迟钝地敲击耳鼓。
        还没完。一道绿光贴着Lupin的面颊扑进云层,甩手抛出的一连串昏昏倒地让几个追击者栽下了扫帚。还有四个。Lupin考虑着要不要用一个阿瓦达,可最后出手的却是神锋无影,遥远的学生时代从Snape那里偷师来的。血腥气萦绕在鼻尖,又很快被急速的气流吹散。
        显然,食死徒们用起不可饶恕咒来比他熟练和毫不犹疑得多。阿瓦达索命咒独有的惨碧色光芒挤满了云层,在浓重的夜色中映照出一片惨淡的光辉。为躲避其中的一道Lupin在扫帚上做出了魁地奇惊险动作——树懒抱树滚。即使是Jaime和Siruis那样优秀的球员,也是足足苦练了三个下午才能掌握。被他俩用魔杖逼着才勉为其难地一起练习的Lupin,在那些阳光明媚的午后半点儿都没意识到这一招在遥远的十六年之后的现在救了自己的命。

评论

热度(12)